宁夏固原市原州区:迁出一山人 换得万顷绿

云南福彩 /2020-07-16来源:宁夏日报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7月的固原市原州区,染绿滴翠,草木葱茏。张易镇毛套村生态移民迁出区,梯田里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,昔日的村庄被草木替代,村民们曾栽种在山顶、沟畔、山脚下的一棵棵小树,已成为万顷绿色的一部分。

  “有树林的地方曾是村庄。”毛套村管护站护林员马万林说,“原来光秃秃的山头,现在都成了林草地,村庄的痕迹越来越淡。”

  毛套村地处原州区张易镇与西吉县偏城乡交界处,这里山大沟深、交通不便,曾因红色土质树木难成活、寸草不生,被当地村民称为“红土沟”。

  “每年盛夏,红土被太阳晒得滚烫,外出没有大树可乘凉。”马万林家住驼巷村,与毛套村相邻,两个村共用一条道路,他对“邻居”的变化如数家珍。

    

昔日梯田变成林草地

    

  2009年至2013年,毛套村整村移民,全村200多户1000多人分批搬离大山,留下1.3万亩耕地及遍布各处的残垣断壁。

  “2013年开始,原州区实施移民迁出区生态修复工程,大规模植树造林。”当年,马万林从红庄林场来到毛套管护站,负责巡山护林。多年来,马万林目睹了移民迁出区从不毛之地到满山翠绿的巨变。

  “红土属于贫瘠土质,栽种草木成活率特别低,栽种一棵树最少浇3次水。”马万林回忆,造林队一边挖坑栽树一边浇水,这边树坑刚浇湿,那边的树坑就干了。

  “不浇水树木难成活,浇水后树坑结块、开裂。”张易镇林业站站长李明虎补充道,为了给新栽的苗木保墒,需要一次次重新覆土。“栽活一棵树需要精心护理一年,修复工程的工作量是其他地方的好几倍。”

  就这样一棵树一棵树栽种,毛套村的万亩迁出区从星星点点的禄,变成一片一片的绿。

  “土质慢慢改变,栽种的树木长起来了,草长高了,绿色遮住了山坡。”马万林说,山被草木覆盖,几乎看不到裸露的地表。

  毛套村的变化,是原州区生态移民迁出区生态修复工作的一个缩影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原州区共搬迁移民1.52万余户约6.2万人,涉及11个乡镇、109个行政村、412个自然组。

  离开毛套村,翻越一道山就来到张易镇石嘴村,相比已变成林草区的毛套村,石嘴村生态修复的痕迹愈加明显。站在村里制高点放眼远眺,层层梯田上一个个树坑清晰可见,一个坡接着一个坡整齐排列。树荫中,尚有废弃的房屋墙壁若隐若现,山脚下泥土路清晰可辨。

  “石嘴村300多户搬迁后,于2015年开始对1.6万多亩耕地进行生态修复。”李明虎介绍,当时将村子划分为20个片区,组织造林队造林,用了3年才完成。

  “植树造林选用耐寒、耐旱、成活率高的乡土树种,且以松树、黑刺、山桃为主。”李明虎掰着手指算了一下,“按照亩均栽种100棵树计算,仅石嘴村栽种的树木就超过160万棵。”

  “2013年前,张易镇林草地很少,现在到处是林草地。”李明虎说。

   

清理苗木田里杂草

   

  生态移民后,原州区科学编制生态修复规划,对迁出区耕地、宅基地及村集体用地调查摸底、统一规划,由自然资源部门牵头,按照“宜林则林、宜草则草”的原则,加快推进迁出区生态恢复。

  “采取人工造林和自然封育相结合的办法,因地制宜在六盘山外围栽植针阔叶混交水源涵养林,在黄土高原丘陵区种植以柠条、刺槐为主的乔灌混交水土保持林,达到治理一片、见效一片。”原州区自然资源局林业总场场长李卓说。

  三分造林,七分管护。针对生态移民迁出区管护问题,原州区对靠近国有林场的移民迁出区就近划归林场管理,对距离国有林场较远、集中连片且面积较大的移民迁出区,成立国有林场或林木管护站进行管理。

  同时,对移民迁出区村庄周围树木和其他林地林木进行管护,对移民迁出区原有村部、学校房屋及配套的通电线路等重点基础设施进行保护,把迁出区彻底变成林草地。打造出开城乡刘家沟和东马场、河川乡吕坪、寨科乡吕套、炭山乡高台、黄铎堡镇羊圈堡、张易镇毛套等移民迁出区生态恢复示范点。

  通过持续多年的生态修复,原州区累计完成移民迁出区生态修复面积42.42万亩,其中完成林业工程23.25万亩,完成自然修复19.17万亩。(记者 剡文鑫)